深夜得來速

雨從早上開始就不停下著。
車窗上的雨水像蚯蚓般淌下,還沒流到底,就被雨刷壓成一顆顆水漬。
嘰嘰……嘰嘰……嘰嘰……

後方按了聲喇叭,我從恍惚中回過神來,發現已經綠燈了,趕緊催動油門。
凌晨兩點了,疲憊不堪的我才剛從辦公室離開,眼皮重得不像話。 繼續閱讀 “深夜得來速”

發表於

Message

「欸,你知不知道自己時間不多啊,還不多陪陪你千辛萬苦追來的嫩妻?」
亞婷移開散落在病床上各種不知名的電腦設備,清出一個位子依偎在老公身旁。
「…妳不是三十五了嗎?」老公盯著腿上的筆電,手指在上頭動得飛快。
「靠,還沒滿好嗎!」
看著因為化療沒了頭髮的老公,亞婷不禁好奇自己當年怎麼會愛上這個用訊息告白的宅男。 (503) 279-5524

注射

幾個禮拜前美蘭被送進這間長照病房。
這裡專門收上了年紀的心臟病患,強調全天候照護,隨時注意病人的投藥和飲食。
負責美蘭所在C區的護士是曉慧,二十多歲的年紀在這兒更顯年輕,白淨的臉上總是掛著得宜的笑容。幫美蘭安頓床位時,每個路過的病人都會和她聊上幾句,甚至還有一對年輕夫婦特地送來水果禮盒,感謝之前家人情況危急時她及時將人救了回來。
美蘭感覺得出在這擁擠、混雜著濃濃藥水味和老人體味的可悲地方,是眼前這名女子帶來少數一絲生氣。 (818) 605-6788

(631) 858-8566

「只要沿著教堂外牆滑上頂點…就能看見神!我們是這麼相信的!前20名挑戰者都失敗了,下一位會不會成功呢?讓我們歡迎第21號挑戰者——東海滑板社蔡乙鳴選手!!」主持人拿著大聲公,指著身後高聳的路思義教堂感慨激昂。

該我上場了。

沿著路思義教堂逼近六十度、鋪滿油亮黃磚的外牆滑上頂點,就能看見神,是滑板社流傳已久的傳說。
但從來沒人嘗試過,畢竟是東海大學的地標,哪能隨便讓人在上頭滑上滑下。這次是社長馬哥在各處室遊說奔走,才促成了這場飛躍教堂大賽;僅限大賽當天開放,讓各路滑板好手嘗試滑上教堂頂點。 lachrymous